亲吻你的心脏

苦逼的生活

【盾铁/传教士AU】Save you(1)

“别惹他。”

灌下去的酒精似乎终于开始起效了,昏暗的光线吃掉最后的克制,久违的感觉随着血液涌回了心脏。托尼的笑意已经挂了起来,而他却后知后觉地才发现。糟糕,这感觉太棒了,小辣椒会杀了我的。“做个乖宝宝,不然爸爸会打爆你的屁股。”托尼舔了舔下嘴唇,该死的,一股铁锈味。他用左手轻轻摸着右手上的手表①。

“哇哦,你以为你是谁?还是那个斯达克家族的大少爷吗?”罗斯②拎着他的领口,把他从地上拽了起来,“你的好叔叔斯坦③早就把你踢出斯达克家族了,大少爷。”罗斯用右手有一下没一下地拍着他肿了的左脸,“你现在就是一滩狗屎。”托尼又舔了舔下嘴唇,他的左手还搭在右手上:“那我一定是最万人迷的狗屎。”

一,二,三,四,五,六,七。七个。

“你就是不会停下你这些俏皮话,不是吗?”罗斯露出嫌恶的笑,高高举起了他的右手。

“我总是实事求是。”托尼愉快地说,“就像我说,你要和你的蛋蛋说再见的时候,我的意思就是,你要和你的蛋蛋说再见了,伴随着一声惨叫。”

罗斯愣了一下,这就够了。托尼所需要做的,只是抬起他的右手,让他的掌心炮对准罗斯的蛋蛋,然后发射。

当罗斯在惨叫时,终于松开了托尼的白色罗马领了。

“如果我弄脏了这该死的领子,小辣椒会杀了我的。”托尼松了松他的领口,而此时,酒店里一片寂静,只有罗斯的惨叫响彻天际。

当罗斯的手下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的时候,他们只剩下一个人了。红色张扬的掌心炮正对准一脸茫然的黑发小伙子,托尼不无同情地说:“你可摊上了个烂摊子,不是吗?”小伙子站在那一动不动,但是大家都能看到他的腿抖得多么厉害啊。“Biu!”小伙子狠狠地抖了一下。托尼觉得索然无味:“跑吧,在我改变主意以前。”小伙子像是鹌鹑一样一声不吭,捡起他抖掉的帽子,又像是惊弓之鸟一般奔跑着出了酒店。

身后一阵疾风,托尼一个激灵转身看向后方。

“嘿,注意你的背后。”金发男人把手上的椅子随手丢到一旁,而不知什么时候爬起来的罗斯又爬了回去。

“多谢啦,伙计!”托尼伸手随意地想拍拍他的肩膀,可惜对方不领情。“让开!”金发男人皱眉④。托尼感到愤怒,他的舌头扫过牙齿,浓浓的铁锈味刺激着他的神经,但是他忍住了。该死,他可欠着这个混蛋一个人情呢。

“托尼·斯达克。我欠你个人情,而托尼·斯达克从不欠人人情,你有需要可以找我,哪怕你是个混蛋。”托尼又坐了回去,一口干掉他剩下的酒。

“你是为了谁打架的?传教士。”金发男人停住了脚步,像是想到了什么,表情柔和了一点,他侧过头问。

“一个小男孩。”托尼的手指抖了一下,但他装作若无其事,“罗斯的继子,摊上了个虐待狂继父和受虐狂老妈,嗯哼,天生一对。”

金发男人沉默了一下:“斯蒂夫·罗杰斯。很高兴认识你。”

托尼大笑:“你还真是个老派的人。现在这里不流行说‘很高兴认识你’了,现在流行‘别惹我,不然我会踢你的屁股’。”

斯蒂夫像是被噎住了:“是吗?”他看上去很惊讶。

托尼笑得更大声了。


“托尼,我早就……”

托尼露出“饶了我吧”的表情:“小辣椒,答应我千万别说‘我早就告诉过你了’好吗?”

小辣椒一脸不赞同:“托尼,拜托,你向自己发过誓的。”

托尼像是被沉默蛰了一下。

小辣椒有点后悔了。自从斯坦把托尼从家中赶出时,小辣椒毅然地辞去了管家的职位,她陪着托尼来到了这个小镇,看着托尼日渐沉默,身披神父服,站在教堂中。每次阳光从教堂的窗户中射下来时,她在恍然中都觉得托尼是如此单薄。他很少再摆弄他的“玩具”了。

托尼坐在餐桌前,像犯了错的孩子,局促地扯着桌布:“或许我真的不适合做个传教士,小辣椒,我听不到他,我听不到来自上帝的任何一句教诲。”他之前那总是璀璨的眼睛暗淡了下去,他把桌布的一角放在手心里揉来又揉去,“我是个骗子,是罪人。”

“嘿!”小辣椒捧住他的脸抬了起来,“无论发生了什么,那都不是你的错。你尝试过改变,然而,你失败了。就是这样。”

“并非如此。”托尼直视着小辣椒,他终于放开了可怜的桌布,“并非如此,我可以做得更多,但是我没有。”他挣开了小辣椒,向后躺去,“你我都知道,我有罪。上帝不会原谅我,没有人会原谅我。我永远都是那个手上沾满鲜血的黑心商人。我声名狼藉。”

“我一直在这。”小辣椒看到他眼角已经出现了皱纹,伸出手忍不住摸了摸他的小卷发,“我一直陪着你。而你,你选择了相信上帝,你就该更信任他一些,不是吗。”她坐在了他的身旁,手搭在他的肩上,笑着说:“他选择了你,托尼。”

风从窗外窜了进来,吹的挂着的风铃叮叮铃铃得响着。托尼好像在想什么,又好像什么都没想。托尼好像在看些什么,又好像什么都没看。

“我不知道,小辣椒。”托尼轻轻呼出了一口气,他闭上眼睛,又睁开。杂乱的思绪在风中向他吹来,吹乱了他的小卷毛,他觉得烦躁,只是伸出手理了吹乱的卷毛。烦躁的情绪在他的心中织网,他站了起来,拒绝了小辣椒搭在他身上的手。那温柔的手,那手的温柔,让他不敢看向小辣椒。他知道维持现状是最好的,他就是做不到。

托尼·斯达克永远会搞砸一切。

上帝从来没有选择他,他只是个罪人。

他不说话,绕过小辣椒,从柜子中取出杯子,倒了杯水。

小辣椒像是知道他要说什么,只是抬着头默默地等着他开口。她永远都是这样,像一只纯洁的羊羔,又像一只坚强的母羊。而托尼是那只总是搞砸一切的小羊羔,小辣椒从不责怪他,只是像是母羊轻轻舔着小羊羔那样,用她那温柔的手安抚着托尼。

不是这次。这次,托尼已经下定了决心。

他已经承担不了这一切了。

“我想要退出。”托尼捏着杯子,杯子里的水轻轻晃荡着,像是暗示着主人内心的不平静。

小辣椒发出一声叹息,她像是完全没想到,又像是早就想到了一切。

“我想要退出。”他们都知道接下来小辣椒会劝阻他再一次毁掉自己,而托尼则会再一次坚持自己的选择。小辣椒会喋喋不休,而托尼则会像只鸵鸟一样顾左右而言其他。然后,是争执,小辣椒总会妥协。这只是每一次他毁掉自己的前兆而已。

小辣椒感到一阵疲倦:“你总是会得到你想要的,托尼。你总是这样。”

“周日,我会向大家说明一切。”托尼终于转过身来看着小辣椒,他看到小辣椒又呼出一口气,显得疲倦又茫然。这都是我的错。他想着。她本该干练又快乐,而不是像这样疲倦。

一室寂静。


黑夜里的教堂显得很宁静,那宁静中又透出些森然。

这是一个很好的夜晚,风的味道正好,让人忍不住伸出舌头去舔一舔。托尼没忍住,他舔了舔嘴唇,不得不说这是一个适合忏悔的夜晚。

他推开门,找了个座位安静地坐下来。没什么光,也看不清什么。但是月光透过窗户正好照耀这教堂的那架钢琴,显得格外温柔。

托尼盯着那钢琴,他说不准他为什么要来这。他和小辣椒没有吵架,但是他们比以往似乎更为疲倦了。

这都是小辣椒的错。她太好了。她怎么能这么好。她怎么能容忍他的一切。她不知道,她只会毁了她自己。而托尼,托尼根本是个无可救药的人,怎么值得她这么做呢?

他再没有什么可回报她的了。

他有的只是,罪孽和伤痕。

“我不知道你能不能听见我。”托尼忍不住喋喋不休,一定是教堂的错,拜托,谁到教堂不想忏悔呢。“我一直都相信你。老头子跟我说过,说过我是你所选中的,说过我是你给他的礼物。可笑的是,我听到这个的时候,他都死了15年啦。可是,我相信你,我真的相信你。”

托尼觉得有些话就在嘴边,他却捉不住这些可怜的小东西。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我不知道该忏悔什么。”他觉得难过,“我觉得我忏悔的东西太多了,太多了。我再也承受不了了。如果你能听到我,我说真的,你能听到我。”托尼感觉有一股力量在阻止他说下去,他却不得不说下去,“你能告诉我,你会原谅我吗?”

“我一开始不明白,我不明白老头子为什么花了十年在这里做一个默默无闻的传教士。”托尼仰起头,躺在长椅上,“我现在好像有点明白。”

他的声音低了下来:“可是,我又好像什么都不明白。”

他坐了起来,他站了起来。他心中积攒了许久的愤怒和疑惑像火山熔浆一样爆发出来:“你告诉我啊!你告诉我你到底在不在听着!你告诉我这一切到底有什么意义!你告诉我当我在告诉别人上帝会原谅他们的时候你是否真的原谅了我们!”

那愤怒和疯狂发出轰隆隆的声音,几乎搅乱了他的头脑。

那声音越来越响,那愤怒却像气球一样被戳破。

托尼忽然意识到不对劲,他转身,却看到教堂那神圣的大门早已大开,一股力量在向他走来。天啦,有一刻,那缓慢蠕动前进的力量,他竟然觉得对方是有意识的。这太可笑了。

这太可笑了。

在这最神圣的地方出现的,最令人发毛的力量。

托尼站在那一动不动。


——你是被选中的,我的儿子。


①取自美队三种冬兵逃脱时托尼手上的手表变成的掌心炮。

②罗斯将军不用说啦。

③斯坦是钢铁侠一中的反派,托尼原本关系亲密的长辈。

④取自复联一两个人吵架处。


评论

热度(6)